第十届上海双年展2014 shanghaiBiennale


主题馆的展览主题


其(小说)为用之易感人也又如此……既已如空气如菽粟,欲避不得避,欲屏不得屏,而日日相与呼吸之餐嚼之矣。于此其空气而苟含有秽质也,其菽粟而苟含有毒性也,则其人之食息于此间者,必憔悴,必萎病,必惨死,必堕落。


                                       ——梁启超,《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1902)


2014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国最重要的公立当代美术馆,前身为南市发电厂——即将第二次举办上海双年展。


本届双年展的主题为“社会工厂”,旨在探究“社会性的生产”特点和“社会事实”的组成要素。展览将回溯1978年这一历史参照点,这同时也是中国步入现代化的转折点。1978年,即将担任中国最高国家领导人的邓小平(1904-1997)宣布实行改革开放政策,重新确立“实事求是”的思想指导原则。此前毛泽东曾告诫党内,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区分对待客观事实与主观想象。“社会工厂”将响应中国一些先驱级、重量级现代改革家的号召,以文学虚构手法作为社会改革的手段,代表人物包括政治评论家梁启超及中国最著名的社会批评家——著有《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的作家鲁迅。


在此脉络下,本届双年展将探讨一系列相互关联的问题:在构建和重构社会的过程中,社会性与文学虚构之间存在何种关系?随着20世纪的现代化进程,社会性的生产发生了什么变化?随着“社会测量”技术的大范围使用、数据抽取和数码分析的盛行、以及社会进程日趋像电脑算法一般自动推演,社会性的生产是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近现代之前,中国建立起无以类比的管理体系和档案管理制度,实现了社会的系统化;而这种历史遗产是否会影响当下社会的构建进程?我们该如何解读历史和技术对主体化产生的双重冲击?在社会重构的大背景下,中国是否也会像其他国家一样,迎来主体化的加速和多元化发展?


所谓“社会性的生产”,就是要通过关爱、情感和教育来培养人们感同身受的能力。“社会性的生产”包括生产各种符号、抽象图像和概念性泛化结论,它与体系构建及物质文化的创造同步进行。此外,它还包括由生产出的各种符号组成的一种特殊经济体、符号与功能、意义及事物其间“鲜活”而又模糊的关系。正是因为这种复杂交错的渊源,“社会事实”处在实际与可能性之间的灰色地带,总是若隐若现,永远不可能被人们完全参透。


在现代性之中,社会性模棱两可的特点,以及我们能否规划并改造、建立在这种模糊性中的社会,成了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人们通过建立管理体系、展开调查和统计数据提出各种身份概念,试图多管齐下地减少“社会象形符号”(James C. Scott)的复杂性,并试图将有意义的符号与无意义的符号区分开,把可读的“信号”从“噪音”中剥离出来。第十届上海双年展便是在此脉络下展开,重点呈现当代和历史作品及音乐和电影艺术,质疑这种分离的表现及其历史性的生产力。



城市馆的展览主题


本届双年展延续了“城市馆”的概念,以“城市车间”作为城市馆的总主题,整体性地将上双置身于多处城市公共空间之中,在回应中国城市化进程现实 的同时,也更积极地建构与城市日常生活之间的紧密联系,实现个体、艺术家、品牌、作品、空间之间的相互粘性。“城市车间”的英文翻译意译为:URBAN = WORK & SHOP,即将“车间”英文workshop拆解开,形成“城市=生产/消费”之意。


此次展览选取了上海在文化与商业上都具有代表性的“淮海路”及其延伸地带的著名公共空间作为城市馆分展场,以艺术的方式激活上海最具活力的艺术长廊,通过有层次的节点,有序引爆艺术与空间、品牌、传播、观众之间的互动。


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陆续启动的分展场包括:上海新天地、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静安嘉里中心,在城市馆“城市车间”的总主题下,上述分展场的展览主题分别为:景观城市、生产之境、人机未来和城市客厅。


一、在地性:此时此地萌芽的海派经验


近代以来,绵延6公里的淮海路(旧称“霞飞路”)犹如上海的文化脐带,源源不断地为这座远东第一大都市供给着活力充沛的文化养分。


从上海开埠至1949年,这条荣膺“远东的香榭丽舍大道”的马路堪称上海的文化中心:海派建筑石库门以及独具法式风情的花园洋房与高级公寓在此云集;众多精英与名流的故居在此守望文化;中共一大会址也在此孕育出了中国共产党。


改革开放以后,淮海路重现往日的商业辉煌,形成了著名的高品位消费的国际化商圈,彰显着全国范围内最独树一帜的城市品格——时尚摩登、浪漫情怀、年轻活力、精致高雅。


第10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馆“城市车间”的各个场馆都座落在淮海路沿线以及其延伸地带,浓缩着上海百年城市化进程的历史精华;通过在时尚地标展示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显露上海最具风尚精神的当代风貌与最为朝气蓬勃的艺术生态。


二、再书写:当代艺术重塑城市空间


城市空间既会自发性生成,也会协调性构成。文化与艺术重塑着城市空间的经济属性,再书写着一个城市在它所属国家与世界中的角色。尽管文化与艺术在当下社会的地位略逊于经济建设,但是它潜移默化的协调性构成作用不容忽视。可以说,文化与艺术是日常生活的矫正器,它积极地介入到城市与社会之中,为固有的空间赋予崭新的语义。这正是“城市车间”介入社会,完成对于第十届上海双年展总主题“社会工厂”的深度践行。


三、空间格局:彰显现代城市的三大空间特性


1. 消费空间: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静安嘉里中心


消费社会是现代城市的主要特征。——波德里亚


消费文化构筑起当代都市里日常生活经验的基石。商场既是进行商品交换的场域,也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交流与沟通的公共空间。在人流量最为密集的上海 K11购物艺术中心和静安嘉里中心,当代艺术将会最大限度地完成社会使命——用丰富的感官体验与感性经验调节着单一向度的消费体验与经济理性。


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以“生产之镜”作为展览主题,该主题引用自于波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著作《生产之镜》(The Mirror of Production)。通过当代艺术作品的组织,探讨“组织化”的生产方式与“自发”生成生产方式之间的关系,即它们的对比、矛盾、冲突与共同融合。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则以“城市客厅”作为展览主题,由艺术家们在城市公共空间中,以集装箱为载体,建构一个艺术化的“家”,讨论公共空间与私人生活之间的相互关系与转化。


2. 文化空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艺术已不再是贵族殿堂或博物馆里的独一无二、供人膜拜的神圣对象。——本雅明


美术馆与博物馆是发达资本主义时期的历史产物。它首先是富裕阶层用以炫示财力与权力的展示场所,其后才逐渐面向普通公众,成为衡量现代城市文明指数时必不可少的重要参数,同时也承担起了文化教育与普及的社会性功能。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震旦博物馆以其公教项目和优质展览赢得良好的业界口碑。


3. 休闲空间:上海新天地


休闲文化是城市文化容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刘易斯·芒福德


闲暇是孕育文化的母体。对于高强度劳作的都市人,休闲与娱乐的调节作用不容忽视,同时它也催生着城市文化,塑形着城市性格。新天地兼容有序地完成了上海城市风貌的华丽转身——从石库门(历史性)转型为休闲区(时尚性),贯通着室内空间(商场、饭店、咖啡馆)与户外空间(绿地、人工湖)。


上海新天地以“景观城市”为主题,旨在探讨在当代城市环境中,通过生产、消费、生活、行为等方式对城市景观引发的改变,以及这种改变所带来的人与城市乃至环境之间的新的可能性。据悉,该分展场将作为本届上双城市馆的首个分展场开幕,届时将有公共艺术、影像、装置、身体艺术等多件国内外优秀作品与观众见面。


四、时间线索:多点开花与持续爆破


艺术展览的生命力并不仅仅局限于开幕日当天,开幕奏鸣着盛宴的序曲,唯有具备持续发生、不断进行的事件性,才能够赋予艺术展览以旺盛的生命力。


上海新天地、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将陆续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间陆续开幕,松散有致地座落在淮海路沿线及其延伸地带,犹如同一根枝桠上的不同花苞,它们渐次绽放与谢幕,使得第十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馆“城市车间”始终处于“进行时”。而在整个展期中,随着陆续的筹备到位,城市馆还将持续爆破这场流动的盛宴,设置了多个点燃话题性和事件性的爆点,将会长时间、高密度地引爆上海双年展在公众中的传播,也将给大家带来一届难忘的城市与艺术之旅。